•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回炫剑时分遭暗袭击

五月剑庄的练武厅上,白光闪烁,两个青袍汉子各自执剑相斗,四周聚集了许多来自五湖各地的江湖人士,都凝神注视着场地上二人的打斗。

场地中心有一个石墩,石墩之内陷这一柄长剑,只是剑身全都嵌在石壁之内,只露着一柄碧绿的剑柄。

正是每年一季度的‘夺兵大会’,是程天荣号召举行。

五月剑庄收藏百般兵器,无一不是利器佳品。消息走动江湖,立刻迎来不少江湖侠士的参与,会中为夺一器之争,厮杀不休。这两个青袍汉子本身就有过节,大会之上,一时言语不和,便大打出手而斗。

程天荣身后站着两个碧绿衣衫的女子,相貌都颇俊美,十七八岁的样子,左边那个叫做陈羽晗,右边那位叫做任雪茗。乃是剑庄侍婢。只是任雪茗身材略胖,却不失少女婀娜之姿。

程天荣的右下是一个身材魁伟,四方阔脸的大汉。此人叫做严厉声,身后跟着一帮弟子,乃是凝剑门开创人,和程天荣关系最为密切。

程天荣左下是一位道姑,穿着灰衣布袍,四十岁左右,脸色铁青。身后站着两名少年道儿。这名道姑江湖法号静谧师太,和程天荣乃是同门师兄妹的关系。

这二人是‘夺兵会’上的常客,程天荣邀请二人作为见证人,一来名震群雄,毕竟两人在江湖上多年闯荡,威名早就不在程天荣之下,二来可以帮着主持大局。

眼看着两个青袍汉子越斗越酣,无不心烦,毕竟他们来此是来瞻仰剑庄所亮的兵器的,而不是看他二人打斗的。

严厉声道:“你们两个要打则出去打,别介脏了程老庄主的地方”。众人随身附和:“就是就是,要打就出去打,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程老庄主,且别管他们二人,咱们来看咱们的兵器吧”。

程天容笑道:“好,老朽就不管他们,咱们今天要亮的兵器,是骚动一时的江湖名剑‘青冥剑’”。此言一出,尽皆动容。

这个青冥剑可是震惊江湖的名器,不过已经失传多年,当年一个青冥剑魔残害武林同道,至死都没有人能赢得了他手中的青冥剑。

人人精神亢奋,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石墩上的剑柄。

程天荣道:“老夫这就取剑,给大家看个明白”。正要用力将剑提起,突然一个人影由南首众人头顶飞过,大叫一声:“青冥剑是我的,休的乱动”。程天荣一怔之间,一个黑丝软鞭已经击在程天荣的拿剑手腕上,登时一道黑气传到手臂,跟着半个身子已经不能动弹,情知中毒,却无能为力。

对方一击得手,鞭头回兜,已经卷住了青冥剑柄,回鞭甩出,青冥剑破石飞出,‘砰’的一声响,石屑纷飞,原来藏剑的石墩被对方长鞭一拉之下,激得粉碎。

对方拿住剑柄,长鞭抖出,在剑庄之外的一个树头上一盘,将身子荡出庄外。

陈羽晗和任雪茗突遭剧变,一起去看程天荣的伤势。

程天荣体内血行加速,黑气不断蔓延,左手在右膀肩井穴上拿捏,防止毒气蔓延穿过手臂转至心脏,喘气道:“不要管我,把青冥剑去夺回来”。二女领命,越过墙头,去追那夺剑之人。

陈羽晗和任雪茗翻出剑庄之外,看着对方的背影钻进一片树林之中,紧跟其后的奔进林子之中。放眼四顾,遮天蔽日的树木,只闻鸟唱虫鸣,哪里还有夺剑之人的影子。任雪茗道;“陈姐姐,怎么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难不成他会隐身术不成”。陈羽晗警惕道;“敌在暗,我们在明,小心为秒,那个人肯定躲在这片树林之中”。话音刚落,突然一个人从树林深处被惯出,陈任二女一惊,闪躲一侧。

此人摔倒在地,一柄长剑疾飞而至,刺到对方心口,剑柄仍自颤抖不至,二女见那长剑通身青色,不见任何锋芒利刃,不就是青冥剑吗?只见一个少年飞身而至,已将青冥剑从对方的心口拔出。

献血不住的从伤者胸口奔涌而出,却没有立时气绝,手指着拿剑的少年;“你......你......你......”。脸上恶毒的表情,凶残的眼神,便私要将少年活拔吃掉一般。连续说了三个“你”字,一口气接不上来,已经毙命。

少年横过长剑递到陈羽晗的面前;“青冥剑原是五月剑庄之物,理应交还”。二女看此情景,心中疑窦突生,并没有接过长剑,以示相询之色。

少年微微一笑,竖转长剑说道;“在下李常风,乃是赶往剑庄参加夺兵会的,可惜一些私事耽搁了时辰,没想到到了此地碰到这厮......”手指着地上的死尸继续说道;“抢夺青冥剑,在下既然看见,便不能不管,可惜青冥剑上沾染了他的血迹”。

献血不住的从伤者胸口奔涌而出,却没有立时气绝,手指着拿剑的少年;“你......你......你......”。脸上恶毒的表情,凶残的眼神,便私要将少年活拔吃掉一般。连续说了三个“你”字,一口气接不上来,已经毙命。

少年横过长剑递到陈羽晗的面前;“青冥剑原是五月剑庄之物,理应交还”。二女看此情景,心中疑窦突生,并没有接过长剑,以示相询之色。

少年微微一笑,竖转长剑说道;“在下李常风,乃是赶往剑庄参加夺兵会的,可惜一些私事耽搁了时辰,没想到到了此地碰到这厮......”手指着地上的死尸继续说道;“抢夺青冥剑,在下既然看见,便不能不管,可惜青冥剑上沾染了他的血迹”。

当时抢夺青冥剑之人身法很快,根本没有人看清他的样子,就算陈任二女紧急追出,也只看到他的背影而已。

请记住本站:最爱原创网

微信公众号:最爱原创网,公众号搜索:最爱原创网

木木哒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