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回收书而来厉声斗

严厉声看着一反常态的陈羽晗,奇道:“羽儿,两年多没见,你变化蛮大的”。陈羽晗重重的把茶杯放在茶几上,溅起茶水洒到了陈羽晗的手上,嘴上凶狠的说道:“还不是拜你们所赐”。话未完,抡起茶杯便向严厉声掷去,飞身从柱子之上拔出长剑跟在茶杯之后。

严厉声随手将杯子拨开,立觉寒气逼人,一柄青钢剑已经刺到眉心,急忙伸出两指夹住剑面,陈羽晗这一剑便如嵌在山石之间,居然拔不动刺不了。

严厉声问道:“我接到你的飞鸽传书立马就赶了过来,到底什么事情非要动武不可,你先把话说清楚了行吗”?陈羽晗怒道:“没什么好说的,除了你,不会再有别人”。严厉声道:“我见到你的字迹,说剑庄被灭门,可我一到剑庄,你就对我动手,到底因为什么”?任雪茗站在一侧说道:“偷到盗庄主尸体,又灭我剑庄满门的,就是你严厉声,你还装什么装”?严厉声听了任雪茗之言,惊道:“什么”?脸上瞬间如罩青霜,指间用力,‘咔’的一声,已将陈羽晗手中的青钢剑折成两截,陈羽晗不觉手臂一震,退后一步。李常风急忙上前扶住了她。

严厉声随手将手中的断剑给抛出,断剑疾飞出去,只没【mo】房梁之上。

严厉声看到站在陈羽晗身边的两个男子,突然想起两年前李常风逼迫自己离开剑庄的一幕,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李常风居然还在剑庄之内:“羽儿,你真是糊涂,居然把我当成是灭你剑庄的凶手,程兄尸体被盗,却又是怎么回事,这个李常风,为什么还留在剑庄之中”?他说的‘程兄尸体被盗’也只是随口问问,其实真正关心的乃是‘这个李常风,为什么还留在剑庄之中’。

陈羽晗冷冷的道:“庄主尸体被盗,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何必要我说,李公子留与不留,又与你有何关系”。严厉声急道:“你这是什么话,当初程兄交待我之时,可是要我帮着你们掌持五月剑庄,你们倒好,留两个陌生的男子也不相信于我,程兄尸体被盗,剑庄惨遭血洗,却又怪得谁来”。此话则是说她们两个女子当初听信了陌人之言,以至惨遭横祸,此事原也怪不得自己。

任雪茗道:“你还狡辩,你这凶手,今天我就为剑庄108人报仇血恨”。她手中长剑被严厉声夺了去,此时赤着双手便向严厉声击打过去。

严厉声乃是凝剑门掌门人,手上功夫自非泛泛之辈,虽然对程天荣略有不及,可要对付程天荣门下的侍女,便跟玩似的,手掌一带一挥之间,将任雪茗打出三米之外。

严厉声本来对二女的态度十分反感,突然见到李常风这个男子还留剑庄之中,无名之火在心底燃气。心里对李常风是又妒又气,妒那李常风居然可以哄骗两女留在剑庄之中,两年的光影岂知二人之间已经发展成什么关系,陈羽晗和任雪茗是否已将剑庄的秘密说给了他听。气那李常风当年言语相迫,逼着自己离开剑庄之中,其心原来早有自留剑庄之意。是以面对任雪茗的无礼之处,严厉声也不客气,将任雪茗重伤。

李常龙在心底隐隐对任雪茗颇有好感,见她受伤,急忙把她搀扶起来:“你没有事吧任姑娘”?却见任雪茗一脸的痛苦难耐的神色。嘴角更溢出血迹来。

李常风愤怒的瞪着严厉声:“你居然伤害任姑娘”。再不发话,飞身而进,双腿连接便往他面门踢去。严厉声边挡边退。

李常风愤慨之余,脚下力道颇大,这要踢在对方的身上,非要筋骨碎折不行。人在半空,连进十八脚。严厉声用掌力化解他脚上之力,提来挡去,连退十八步,已经退出大厅,退到天井之中。

李常龙脚法使罢,改为掌法向严厉声打去。这一出手就是分上中下三路向严厉声盖过,严厉声拳法凝练,守攻有序,面对李常龙似虎如狼般,仍是不忙不慌的招架。李常风看在眼里,情知不妙。比武过招最忌急躁。眼看其弟如发狂了一般向严厉声攻去,而严厉声则不疾不徐,看似应招慢缓,实则暗藏杀机,李常龙疯狂之下,根本觉察不出来。

果然没过几招,李常龙腋下露出破绽,严厉声一掌拍在他腋中,李常风半个身体发麻,跟着右臂被严厉声拿住,只见严厉声蒲扇大的肉掌朝自己天灵盖拍了下来,这可是要命的一招,李常龙登时心灰意冷,再无所念。闭上眼睛,就待等死。

便在此时,陈羽晗所持的那把断剑被李常风夺过抛出,断刃之处便往严厉声的落下的手掌上穿到。严厉声急忙掌势略偏,在来剑的剑背上一弹,‘嗡’的一声闷响,回撞向李常风。

李常风飞身拿住剑柄,挺剑向严厉声刺出,严厉身放脱了李常龙的手臂,一双肉掌去夺对方断剑。

李常风气他刚才居然要对其弟下杀手,虽然用的是把断剑,却也是威猛无比,要把严厉声丧于剑底之下。

严厉声和他交上手反知道对方的武功远远要比刚才那个少年高明许多,手中的断剑反而让自己拙手拙脚。不过严厉声是个老江湖,临敌经验颇为丰富,对方剑法虽然紧密不疏,毕竟是个年轻人,不知道严厉声的掌法之中暗藏大擒拿,空手入白刃之功。看似严厉声渐渐不敌断剑之攻,实则抽机夺取对方断剑,只是眼下李常风挥剑如雨,势如雷霆。居然没有露出丝毫给严厉声夺剑的破绽。

两人拆了近百招,剑伤不到严厉声,掌也及不到李常风,不过李常风仗了断剑之利,已经是占了优势,假如自己没有断剑在手,赤手空拳和严厉声而斗,只怕三十招都过不了就要败在他手下。更何况严厉声既然是凝剑门的掌门人,在剑法上必然有一定的造诣,如果现在反过来,是严厉声手中拿剑,只怕李常风早就尸横就地了。

这时立在一侧的李常风突然从凝剑门的一名弟子身上夺过长剑,加入战团,兄弟二人齐心合力,围杀严厉声。

凝剑门众弟子眼看师傅遭人围攻,身陷险境,这才醒悟。其中一名弟子将长剑投给了严厉声。严厉声接过了长剑,如虎添翼,剑化长龙,破掉二人手中之剑,青光霍霍,瞬间洒将下来一片剑网,此时二人周身要害全在剑网之下,已经避无可避。

陈羽晗突然叫道:“严师叔手下留情”。严厉声虽然真想一剑将这二人给毙了,可一来在剑庄杀人让江湖人说自己是因为妒忌杀人,可叫人把自己给看扁的了。二来听见陈羽晗肯叫自己‘严师叔’火气退了一半。急忙收起剑招。

李常风兄弟二人狼狈从地上站立起来。

严厉声道:“无名小辈,也想和我凝剑门相抗”。一名弟子已经从他手中接过长剑。

陈羽晗和任雪茗则都在李家兄弟身边,查看二人的伤势。

严厉声突然歉然说道:“雪儿,刚才严师叔下手是有点重了,你……你没有事吧”。说着就往任雪茗身边走去。

任雪茗扶着李常龙的手臂,看见严厉声突然走了过来,大声道:“你别过来,我不想看见你”。严厉声叹了口气,一脸懊丧之色。

陈羽晗说道:“庄主尸体被盗,剑庄被人血洗,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去追寻偷盗庄主尸体的人才发生的,我们离庄两年,回来之后就发生这些残事,我们也希望不是严师叔所为”。严厉声高声昂然道:“假如此事是我严厉声所为,但教我身败名裂,凝剑门江湖从此灭绝,永世不得翻身”。江湖人士将名声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而且凝剑门是严厉声的心血所创,可以用名誉和他凝剑门来发如此毒誓,而且看他一脸的诚恳之色,可能真是自己多心,凶手未必就是严厉声。

陈羽晗道:“可是天大地大,凶手到底是谁,庄主死了都安息不了,我和小任保护不了剑庄老小,严师叔可知道,谁和我们剑庄有这么大的仇恨”?严厉声沉思道:“程兄为人豁达,没有结识什么仇家,不过盗尸体,杀剑庄,如果是同一个所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剑庄的秘密,你二女可知道”。陈任二女听着严厉声分析,点点头。

李家兄弟也留意着二女和严厉声的问答。

严厉声道:“这就是了,他们无非就是要打探剑庄的秘密所在,盗走了程兄的尸体,对他们自然没有丝毫的意义,突然降临剑庄,无非就是要剑庄的秘密,偏偏你们不在剑庄,他们只有杀死剑庄老下出气,相信他们还会来的”。

对于严厉声的这一番分析,两女听得不住点头。

严厉声又道:“恕严某冒昧问一句,李常风李公子这么久一直留守剑庄之内,莫非有何企图”?这句话则是冷冷的向李常风所言。陈羽晗忙着解释道:“严师叔千万不要误会,李公子两年多来,一直陪着我们在找寻庄主的尸体,是我们剑庄的大恩人”。严厉声仍是白眼斜瞅李常风:“是吗?只怕也是为了剑庄的秘密而已”。李常龙道:“严老头,你再说一句”。严厉声道:“说了又能如何,手下败将”。李常龙脾气急躁,上前就想和他再打,被李常风一把给拉住,笑着说道:“严门主就不要怪罪小弟了,您是大人不记小人过,既然严门主不喜欢我们留在剑庄,我们走就是了”。严厉声冷哼一声,不加理睬。

陈羽晗和任雪茗把二人给拦了下来,陈羽晗道:“你们是庄的恩人,没有我的话,谁也没有权利赶走你们”。

请记住本站:最爱原创网

微信公众号:最爱原创网,公众号搜索:最爱原创网

木木哒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