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九章 剑庄再遭陌人袭

陈羽晗不见了杜子轩的影子,还怔怔的呆在当地,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心里生出一种异样的情感来,如果杜子轩被武林人士给缠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心里可如何过意的去,心中越想越是后怕,走出大门便准备把他给追回来,这时李常风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急着问道:“陈姑娘上哪里去”。陈羽晗回过身来,脸上一红,说道:“杜大夫在剑庄惹了不少人,只怕他独自一个人会有危险”。李常风道:“陈姑娘多虑了,那些武林人既然吃过杜神医的苦头,他们可不知道杜神医是有高手在身后助他的,放心,杜神医不但不会有事,凡是见到他的武林人士,反而会躲避远远的”。陈羽晗看着杜子轩远去的地方,若有所思的道:“也许会吧”。

李常龙和陈羽晗一起回到屋子之中。李常龙已经横抱着任雪茗回到寝室,毕竟要用内功帮其疗伤,隔着衣物不止效果不好而且周身燥热会让任雪茗受不了,而且李常龙和任雪茗已经成就了夫妻之实,并没有芥蒂。

李常龙褪掉任雪茗的上衣,看着眼前肤如白玉,滑嫩之极的背脊,可是现在救命要紧,可没有任何的邪念。自丹田穿力到手掌,但觉一股气流已经沿着经脉流转到掌心,掌心越聚越热,如同炽热炎火,当即用掌心在任雪茗背后的穴道上一阵推拿。

李常龙掌聚真气,双掌自任雪茗的‘天柱骨’向两侧斜滑到‘肩井穴’掌心聚拢又到‘风门穴’沿下又至‘肺俞穴’掌心滑到背心脊柱骨时稍作停留,继续往下滑到‘脾俞’、‘肾俞’、‘腰俞’三处穴道,最后滑到臀部之上‘龟尾穴’。

这一道利用真气传到伤者督脉之上涉及的穴位,很快便被任雪茗体内的伤所吸收,人体脉络互相串通,纵贯全身各处,李常龙来来回回几下推拿,已经是额头大汗,身上散发出丝丝白气,便如置身蒸笼一般,可是对于任雪茗的伤势来说,无疑就是一叶小舟置身汪洋大海之中,小小的微不足道。

就像杜子轩所言,只凭内力为其疗伤,难以抚平任雪茗体内所有的损伤。

正在李常龙已经精力憔悴之时,突然只觉的一股外力已经远远不断的传送到自己体内,自丹田一转又传至任雪茗体内。正是李常风以同样之法用真气传到李常龙的身上。

陈羽晗见那李常风初始还收放自如,力道拿捏得稳,到得后来,也已经脸色苍白,浑身上下汗如雨下,陈羽晗不知道该如何才好,眼下也没有杜子轩所说的那几味中药,只有先助他们一起为任雪茗疗伤才是正经之事。

浑然不知道,其实三人已经将任雪茗体内的伤势覆盖,虽然有内力助任雪茗伤势复原,其实就是一种激素的治疗方案,杜子轩所说的几味中药加以内气的配合疗养才是正经的疗法,而且不是三人不顾生死的为任雪茗疗伤。如此一来,虽然加快了任雪茗内伤的恢复,但她体内淤血所伤的内脏只是被外来的力量强行复原,其实跟还是烂的。

便如一个布袋取物一般,尚没有清净布袋之物,便强行把袋子给捆绑起来,里面的杂物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会生霉发臭,慢慢的把袋子也要给毁掉。

如此这样,三个人连日来轮流为任雪茗疗伤,任雪茗恢复的也是蛮快的,等到任雪茗可以下床走动时,陈羽晗这才下山采购来杜子轩所说的那几味中药,不过此时服用,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任雪茗内脏外表已复,药效根本渗入不到内脏之中。

这天李常龙从外面采药回来,亲自熬了喂任雪茗。

任雪茗虽然已经行动自如,不过在李常龙强制要求之下,没有下地走动,仍是卧在床上。

看着李常龙手中端着那碗浑不见底的中药汤,一股刺鼻的气味已经冲入鼻端,急忙掩住了口鼻,说道:“拿开,我已经喝了十几天的了,真不用再喝了”。李常龙道:“那怎么行呢,我这么辛苦下山给你买药,又亲手熬给你的,不喝怎么行吗”。说着把碗端到他面前,勺子盛满了药:“来,我喂你”。任雪茗摆着一副苦瓜脸,把头扭在一边:“说不喝就是不喝,要喝,你喝好了”。李常龙道:“乖,听话,来来来,药来了”。任雪茗每天都不愿意喝,每天都被李常龙给打败,说道:“那我就喝一口”?李常龙笑道:“好,那你就喝一口”。

一直站在门外的陈羽晗看见任雪茗和李常龙如此如胶似漆黏在一起,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心中满是欣慰的感觉,虽然程庄主过世,不过任雪茗找到她心中的至爱,此生也算有了依靠,不禁双眼湿了。

李常风从她身边经过,看见她奇异的目光奇道:“你怎么了”。

陈羽晗急忙背转;李常风,悄悄的拭去眼上的泪珠,说道:“没事,只是风沙进了眼里”。李常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艳羡,什么风沙进了眼睛,不过是她随口敷衍。

李常风自然也注意到了床前的常龙和雪茗二人,有说有笑,时而还动手动脚的,好不浪漫,秀恩爱吗?心中已然雪亮,定是陈羽晗看到二人亲密的劲头,心里生出了空虚无依之感。

李常龙走上前了一步,叫道:“常龙,你们在做什么啊”?李常龙正施展他的‘二指神功’在任雪茗身上一阵游走,挠她痒痒,任雪茗被他手指骚动,浑身起起皮疙瘩,满床的躲避他的指头,两人笑的是嘻嘻哈哈,把李常风和陈羽晗都当成了空气一般。

李常龙和任雪茗一呆,看见边上的李常风和门前的陈羽晗不禁都大是赧然。

李常风道:“任姑娘的伤势已经无什么大碍,常龙,你准备怎么做”?李常龙知道李常风之意,说道:“我李常龙和雪茗真心相爱,我既然做了,就不会对不起雪茗,我要娶她为妻”。这些原来早在任雪茗的意料之中,不过听李常龙亲口说了出来,心中还是无限欢喜,脸上如绽放了一朵鲜花一般,娇羞不胜。

李常龙回头看着陈羽晗,这李常龙的事自己可以作主,任雪茗方面还要听陈羽晗的想法。

陈羽晗道:“雪茗喜欢就行,看着雪茗以后有了依靠,我也就放心了”。任雪茗高兴的从床上跳了起来,冲到陈羽晗的身前抱住了她,喜道:“我就知道陈姐姐会这么说,我爱死你”。突然在陈羽晗的脸上亲了一下。任雪茗这个举动出其不意,着实让陈羽晗愕然一阵。

任雪茗道:“我们剑庄以后就不单单是我们两个人的责任,你们两个也有责任的噢”!李常龙笑道:“这个自然,我娶了你你就是我的妻子,剑庄有难,我俩兄弟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任雪茗笑道:“你说对了一半,难道你不觉得陈姐姐和你哥哥很投缘吗”?李常龙笑道:“还真是如此噢”。陈羽晗不禁羞得满面緋红,低头不语。李常风也表现出些许扭捏不安,也没有刻意去回避这个问题,偷眼斜瞄了一眼陈羽晗说道:“我不过一介武夫,怎么配得上陈姑娘”。李常龙道:“哥,你怎么能把自己瞧得扁了,世上无贵贱之分,只要你努力争取”。

陈羽晗明明很喜欢李常风,偏偏当此情景居然不敢面对他,不知道是怕李常风拒绝了自己,还是什么原因,心里居然异常的担心,转身离开了屋子,不听他们的谈话,不过心里充满了疑问,不知道李常风会怎么回答,会说我不喜欢她?还是我会努力争取。

她走了没有几步,李常风已经追了上来,挡在了陈羽晗的面前:“你怎么了?常龙和任姑娘随口说说,你生气了”。陈羽晗淡淡笑道:“没有,只是觉得我和雪茗自小在剑庄长大,我们靠的是庄主,庄主死了之后,只有我们两人相依为命,没想到遇见了你们,我觉得好欣慰,刚才看到雪茗和你弟情投意合,我心里如落下一块大石,总算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之人”。李常风道:“嗯,只是他们少男少女,虽然彼此喜欢对方,却做出了此事来,在众多武林人的眼中,可叫他们把你们瞧得小了”。陈羽晗惨然一笑,说道:“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的,再说了,这些武林人士都是为了剑庄的宝贝而来,都是受了静谧的谣传”。

李常风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不过常龙要和任姑娘在一起,虽然我们身份微不足道,也要告知天下,绝对不会无声无息的迎娶任姑娘”。陈羽晗莞尔一笑,没有说话其实心里却期盼着李常风讨论下自己和他之间的事。

是夜,圆月悬空,如一面铜镜折射出无限光亮。

这是剑庄遭遇围攻之后的第一个圆月之夜,四人的心情也随着明月而朗朗开怀。

李常风兄弟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李常龙为了尽快的让任雪茗伤势复原,特地从集市买来条鲶鱼,炖了鱼汤给任雪茗。

李常龙也不谦让,径自用汤勺往碗里盛了鱼汤端给任雪茗,任雪茗早就闻到鱼汤的香醇之气,不禁谗言欲滴,自从剑庄108人被杀之后,剑庄的就在没有厨子,每次不是陈羽晗就是任雪茗,都是草草吃上一点,说起正儿八经的做一顿美味佳肴,两人可不会。

但见这一桌子有水中游的,有天上飞的,也有陆地跑的,一桌的佳肴可是两人自庄主不在之后首次面对如此丰盛的晚饭,就是剑庄厨子在时,也未必一下之内做出这许多的好菜出来。

任雪茗笑道:“没想到常龙,你还有这一手,嗯?饭菜满香的,就是不知道吃的如何”?李常龙端着碗鱼汤递到任雪茗的面前,笑道:“你尝一下就知道了”。李常风微微一笑,拿起了筷子,对陈羽晗道:“陈姑娘,尝尝我哥俩的手艺吧”。陈羽晗点点头,拿起了碗筷。

便在任雪茗也接过李常龙手中那碗鱼汤时,突然只听‘刷’的一声响动,一阵疾风突然从四人的桌子上掠过,那碗鱼汤被劲风一贯,打翻在地,只见一柄羽箭‘腾’的一声斜插在了正前的供奉桌上,箭末任自颤抖不止。

请记住本站:最爱原创网

微信公众号:最爱原创网,公众号搜索:最爱原创网

木木哒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